将进酒

唐代李白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倾耳听 一作: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不足贵 一作:何足贵;不复醒 一作:不愿醒/不用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古来 一作:自古;惟 通:唯)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赞?0

译文及注释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你难道看不见那黄河之水从天上奔腾而来,波涛翻滚直奔东海,从不再往回流。
将进酒:属乐府旧题。将(qiāng):请。君不见:乐府中常用的一种夸语。天上来:黄河发源于青海,因那里地势极高,故称。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你难道看不见那年迈的父母,对着明镜悲叹自己的白发,早晨还是满头的黑发,怎么才到傍晚就变成了雪白一片。
高堂:高大的厅堂。一说指父母。青丝:黑发。此句意为在高堂上的明镜中看到了自己的白发而悲伤。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zūn)空对月。
(所以)人生得意之时就应当纵情欢乐,不要让这金杯无酒空对明月。
得意:适意高兴的时候。金樽:中国古代的盛酒器具。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每个人的出生都一定有自己的价值和意义,黄金千两(就算)一挥而尽,它也还是能够再得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我们烹羊宰牛姑且作乐,(今天)一次性痛快地饮三百杯也不为多!
会须:正应当。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岑夫子,丹丘生啊!快喝酒吧!不要停下来。
岑夫子:岑勋。丹丘生:元丹丘。二人均为李白的好友。杯莫停:一作“君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倾耳听 一作:侧耳听)
让我来为你们高歌一曲,请你们为我倾耳细听。
与君:给你们,为你们。君,指岑、元二人。倾耳听:一作“侧耳听”。

钟鼓馔(zhuàn)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不足贵 一作:何足贵;不复醒 一作:不愿醒/不用醒)
整天吃山珍海味的豪华生活有何珍贵,只希望醉生梦死而不愿清醒。
钟鼓:富贵人家宴会中奏乐使用的乐器。馔玉:形容食物如玉一样精美。不复醒:也有版本为“不用醒”或“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古来 一作:自古;惟 通:唯)
自古以来圣贤无不是冷落寂寞的,只有那会喝酒的人才能够留传美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zì)欢谑(xuè)。
陈王曹植当年宴设平乐观的事迹你可知道,斗酒万千也豪饮,让宾主尽情欢乐。
陈王:指陈思王曹植。平乐:观名。在洛阳西门外,为汉代富豪显贵的娱乐场所。恣:纵情任意。谑:戏。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主人呀,你为何说钱不多?只管买酒来让我们一起痛饮。
言少钱:一作“言钱少”。径须:干脆,只管。沽:买。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那些什么名贵的五花良马,昂贵的千金狐裘,把你的小儿喊出来,都让他拿去换美酒来吧,让我们一起来消除这无穷无尽的万古长愁!
五花马:指名贵的马。一说毛色作五花纹,一说颈上长毛修剪成五瓣。尔:你。销:同“消”。

参考资料:

山东省教学研究室 .普通高中新课程实验教科书·语文(选修)唐诗宋词选读 :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8 :3-4 .
猜您喜欢

次韵呈仲退见贻

宋代徐瑞

瘦竹相随立,轻坚九节青。
川平云澹澹,风定树亭亭。
汨没悲流俗,驱驰累有形。
揜关差有味,危坐玩义经。

巾山

明代夏掞

双峰遥湿处,少顷雨声稠。
野鼠行诗卷,山禽掠酒筹。
海天先得暮,江月只宜秋。
一笛谁家发,随风到上头。

泰山

明代李梦阳

俯首元齐鲁,东瞻海似杯。
斗然一峰上,不信万山开。
日抱扶桑跃,天横碣石来。
君看秦始后,仍有汉皇台。

闺情

唐代白居易

烟攒锦帐凝还散,风卷罗帷掩更开。

七律·到韶山

现代毛泽东

别梦依稀咒逝川,
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
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
敢叫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
遍地英雄下夕烟。

乌戍密印寺

宋代范成大

青堆溪上水平堤,绛瓦参差半掩扉。
我与圣公俱客寓,人传帝子尚灵威。
胜缘龃龉三重障,志士辛勤十载归。
花木禅房都不见,但余蝙蝠昼群飞。
? 2018 爱上诗词网 | 邮件:service@23shici.com |